Monday, December 14, 2009

美的视界





传统   1990    吴亚鸿


,是心灵的感觉,

它即是“抽象”;又是“具象”,

只有通过作者和欣赏者的共同努力下,

美,才能滋长。




Thursday, November 26, 2009

向仓颉致敬




《向仓颉致敬》 吴亚鸿




  80年代末,我的画风有巨大的转变,朝向一个大笔淋漓的狂草书写形式,结合红、黑杂陈的抽象结构,画面追求对比与动感的视觉效果。


  这个系列称为《心血来潮》,创作灵感源自于水墨的‘黑’和印章的‘红’。黑红两色,相互启动,反映自己当时的思绪与激情


  后来,抱着对古老文化的憧憬,对古代汉字的敬仰,我又画了《怀古》系列。


  系列《怀古》作品,采用东方传统的青、赤、黄、白、黑五色作为主要色彩,重视书法的线条笔韵,配合甲骨文、象形文或图腾纹样,强化作品的内涵。冀望透过作品向古老文化致敬。




Tuesday, November 17, 2009

形色与思想


  《形色·思想》  吴亚鸿水墨画


艺术创作,
往往在我们闭上眼睛,
形色不见时,
她才出现。
或当我们把思想倾空,
不思不想时,
她才清晰。


  

Friday, September 25, 2009

嘴里的鱼

  
《嘴里的鱼》  吴亚鸿作品

  
  一天,晨运回来,看到鱼池里竟然飞起一只鸟,嘴里还衔着一尾鱼。
  
  有几只乌鸦看见了,穷追不舍。
  
  不管那只鸟飞到哪里,乌鸦就跟到哪里,而且跟来的是越来越多。
  
  后来,也许是鸟飞累了,又或许是慌了,心神一散,鱼便从嘴里掉了下来。
  
  群鸦即刻朝向滑落的鱼追去。
  
  这时,那只鸟如释重负,才得以栖息在树上。
  

  或许,人的执着,也像嘴里的鱼一样,愿意放下,就没事了。

Thursday, September 17, 2009

艺术家的情怀

  
《清明寒鸦》 吴亚鸿水墨画
  

从事艺术创作,
  
要有一颗炙热的心,才能点燃光芒与热情;
  
亦要有冷静的思想,才会传播透彻与清凉。
  
  
静思似水;热情如火,似乎是艺术家要有的情怀。

  
  

Tuesday, September 8, 2009

乌鸦与彩虹

    《鸦·虹》 吴亚鸿水墨画
  
  
        彩虹是由雨水和阳光形成的,

        雨水是眼泪;阳光是笑容。

        人生所有的美,也不会例外,

        没有眼泪,就不可能有彩虹。

  
  

Thursday, September 3, 2009

鸦·虹·天·地

  
《乌鸦·虹》 吴亚鸿水墨画
  


      画画的人,

      把一切写在画上。

      无垠的天地,

      是他的创作泉源;

      笔墨的浓淡,

      是他的人生修行。

  
  

Tuesday, August 4, 2009

丑吾丑以及人之丑————《亚鸿涂鸦》

  
《黑鸦·白鸦》

  

  从前有一个地方,乌鸦很多,整天吖!吖!吖!声,叫个不停,吵死人了。人们实在无法忍受,因此想尽办法,把它们赶尽杀绝。

  

  有一只被打伤的乌鸦,在垂死之际,听到鹦鹉的怜悯之声:好可怜啊!好可怜!

  

  鹦鹉会说话,所以得宠。垂死的乌鸦明白了,很努力地模仿,终于学会了‘好可怜’这句话。

  

  人们发现乌鸦竟然会说话,因此,为它敷药疗伤,乌鸦活了过来,从此住进漂亮的笼子里,养尊处优,被视为稀有珍禽。人们不再打乌鸦了,因为鸦是有灵性的生物。

  

  外头的乌鸦知道了,拼命学讲人话,希望有朝一日也能得宠。不多时候,满天的好可怜啊!好可怜啊!再次撩起人们的厌恶,乌鸦又纷纷被打落地。乌鸦,始终是不受欢迎的,因为它丑,样貌丑;声音也丑。

  

《怎样洗也洗不白》

  我从小在巴生长大,没遇见过几个喜爱乌鸦的人。很多外地来的朋友,对于巴生这种满天昏鸦、月落乌啼的奇观觉得不可思议:这么多的乌鸦是哪里来的?

  

  一百多年前,巴生不是这样的。一百多年后的今天,巴生就是乌鸦的故乡。据说百多年前,乌鸦从国外被带来这里充当清道夫’,因为它们总会将街头巷尾的秽 物或垃圾,带到巴生河畔一带进食,保持市容的清洁。然而,日子一久,鸦群的聚居和迅速繁殖,使巴生变成鸦城,处处乌鸦,随地觅食,造成了严重的环境污 染。

  

  巴生的文化艺术风气蓬勃,开埠以来孕育了不少的文人雅士。号称文化城’的巴生,却同时有鸦城’这样的一个称号,因为一提到巴生,就叫人联想到乌鸦。其实叫鸦城’也无妨,只是这里的乌鸦却是意味着污浊、噪音和污染。

  

  冷静地思考,没有了乌鸦,巴生就会干净吗?我们身旁的乌鸦,真的是一无是处、什么美感都没有吗?

  

  《本草纲目·禽部》曰:慈乌,此鸟初生,母哺六十日,长则反哺六十日,可谓慈孝矣。

  

  乌鸦虽丑,又属禽兽,尚具孝思。我们一生之中,从嗷嗷待哺到懂事成人,有多少时候,我们有尽到孝道,报答父母的养育之恩?

    

  《子欲养而亲不在

  

  

  我总觉得,人生有些事是不能等的,行善积德慢不得,孝顺感恩要趁早,不要等到子欲养而亲不在’才来后悔。乌鸦出生时,母鸦哺喂小鸦60天,长大以后小鸦反哺60日,这种及时感恩报德的孝行,有灵性的人类亦望尘莫及。

  

  或许我们应该持有见其一善,忘其百非的观点,仿效乌鸦反哺的慈孝。

  

  在我眼中,黑黑的乌鸦也是有美感的,尤其是以水墨来表现。

  

  很多年前,就想把乌鸦系列画出来,但迟迟都没有动笔。因为,这些年来,出现在自己笔下的,不外乎蚂蚁、壁虎、蜘蛛、蟑螂这些不讨人喜爱的丑东西。再去画乌鸦,恐怕就成了名符其实的丑画家了。

  

  美学家朱光潜说:艺术的美、丑和自然的美、丑是两回事。艺术的美、丑不是模仿自然的美、丑所得来的。自然美可以化为艺术丑,自然丑也可以化为艺术美。

  

  我常常都这样认为:在接受自己的‘丑’的同时,也要包容他人的‘丑’。朱光潜的美学观,给了我更大的勇气和信心。既然蚂蚁蟑螂我都画了,为何不能再容纳丑丑的乌鸦呢?更何况说自己是土生土长的巴生人,为鸦画像,似乎是理所当然的任务,或许,鸦城亦可意涵慈孝之城,那么,我们就能以为荣。

  

  就这样,乌鸦飞入了我的画中,让我完成了‘丑吾丑以及人之丑’的《亚鸿涂鸦》系列作品。

  

  《亚鸿涂鸦》,其实也没什么,仅是一个在自然丑中追求艺术美的过程。

  

Thursday, July 30, 2009

亚鸿涂鸦————吴亚鸿水墨涂鸦

  《亚鸿涂鸦》(一) 吴亚鸿 2009
  

  《亚鸿涂鸦》(一)和(二),近期的两幅作品。

  第一幅,吴亚鸿名字被改写为‘乌鸦红’,
  以福建歌曲‘雨夜花’重新填词,歌词如下:

    乌鸦红,乌鸦黑,乌鸦是红还是黑?
    你说乌鸦红,我说乌鸦黑,到底是红还是黑?

  画面涂了许多黑鸦围观一只红色老鸦。
  隐喻‘黑鸦’、‘红鸦’都是鸦,何必骂人又涂鸦。
  
  第二幅,一切恢复了平静........‘此时无声胜有声’。
  
  《亚鸿涂鸦》(二) 吴亚鸿 2009
  
  
  

Monday, June 29, 2009

怀古


  《怀古》 1995 吴亚鸿作品
    
  
传统与现代,如同太极两仪,
阳中有阴;阴中有阳。
它们是相辅相成的,
它们,绝对有相容的空间。
  
  

Monday, June 15, 2009

文化之旅


  《文化之旅(二)》 吴亚鸿水墨画
  
  
《文化之旅(一)》 吴亚鸿水墨画
  
  
  
 文字在人类历史的发展中,

  它意味着文明的形成与茁壮;

  蚂蚁的出现隐喻生命的可贵,

  只要有生命就有希望。
  
  

Wednesday, June 10, 2009

墨语



  《蚂蚁·墨韵·甲骨文》  吴亚鸿水墨画


  

对于中国古代甲骨文,

一直心存喜爱和敬仰。

中华的文字,

历经了朝朝代代,

就像蚂蚁群,

穿越时间与空间。

伟大的中华文明,

永垂不朽。


Wednesday, April 15, 2009

墨墨含情

  
  
《墨色·刀痕·蚁》 吴亚鸿水墨画
  
  
  东方绘画墨色的黑,西方空间大师封答那(Lucio Fontana)切割刀痕的空间,与我的点点蚂蚁的相遇,形成了这幅黑色、刀痕、蚂蚁的作品,颇感称心。愿与大家分享。
  
  

Thursday, February 12, 2009

吴亚鸿《怀古系列》

  

《怀古》 1999 吴亚鸿
           

 

  • 文/钟金钩(马来西亚艺术学院院长

  “怀古系列”作品中,吴亚鸿以小蚂蚁配合古代文字的题材,试图以东方美学结合西方现代构成原理,寻找一个他自己的创作方向。他以腐蚀的古代文字和渲染墨迹来创制肌纹,以软化及破坏彻媛苫平板画面,并在空白的方格内点上纡行的小蚂蚁以产生时间及生命感。

  他说:“在画中,文字是象征文化发展的符号,它不受时空的局限,记载着人类文明的演进。蚂蚁的出现,隐喻着东方文化艺术也能像这个小生命一样顽强,穿越时空,源远流长,生生不息世世相传,”吴亚鸿作品隐喻恰切,意义深厚。
  

Monday, February 2, 2009

Sunday People  Niu strokes

  
By Rachel Philip
  Journalist, The New Straits Times
  

Niu strokes

THE bull is a hardworking creature. Calligraphy master Goh Ah Ang, 55, believes that we should emulate this quality in 2009. “Hard work brings wealth and good fortune,” says Goh who is born in the year of the Horse.

 The principal of Top Art in Klang, Goh began learning calligraphy when he was 13. His 30-year-old art centre currently has about 400 students coming in for classes seven days a week.

 The youngest student is only four while the oldest is 70-something ex-school principal.

 Known internationally as well as locally as the Ant Artist, Goh celebrates the tiny insect in most of his creations, unlike other Chinese artists who portray beasts of power such as tigers and horses in their works.

 “My message is that we should uphold all creatures, says Goh. “There is much we can learn from the hardworking ant. ”

 On the cover of Sunday People today is a calligraphic expression of Niu, the Mandarin word for Ox, by Goh.

 The secret to a robust-looking character: Begin each stroke slightly inside of it, take the brush to the stroke’s intended end, then reverse the brush back into the stroke. When you reach the other end, again reverse your brush back into the stroke. This yields solid-looking tips for each stroke, rather than wimpy, tapered ends.


Watch the video: Learn from the master the four easy brush strokes for “niu” or ox. Go to http://www.nst.com.my/.

Monday, January 19, 2009

吴亚鸿“鼠言鼠语”话人生百态



  • 文/锺瑜博士(现任中国云南财经大学东南亚文化艺术研究所所长、教授


《不知斤两都想上称》  人类最大的缺点就是不了解自己
  
  

  亚鸿的蚂蚁系列作品是家喻户晓的,但是当他向我展示这一批鼠大哥的创作小品时,真是令人叫绝。老鼠、蚂蚁、蟑螂、壁虎、蜘蛛都是生活在肮脏阴暗的角落处,多数人见到这些小生物体的第一反映,不是喷饭惊叫,就是喊打喊杀、再不然就是逃之夭夭。可是,牠们在吴亚鸿的眼中却摇身一变,被拟人化之后,成为他故事剧中的主角。

  中国安徽省的考古发现,在人类还没出现以前,老鼠已经在地球上生活了4700多万年,被称为活化石。牠是一种啮齿动物,体形不大,种类多,繁殖快,生命力顽强,什么都能吃,那里都能住,对人类的危害很大。在人类的历史上,和老鼠有关的祸害、疾病的记载非常多。

  2008年是鼠年,整个世界都处于非常动荡不安,从政治、经济、科技、文化、宗教、教育、族群等各个领域,可谓无所不斗,归根究底,这一切几乎都是因为“人”的因素造成的。人类的贪婪、人类的好斗、人类的嚣张、人类的小心眼,使得世界变得不平静,社会极度失衡,人性出现病态。虽然,这所有的一切都不是因为老鼠造成的,但是人类的这许多丑陋行为却与活在阴沟暗巢里的老鼠,为了生存,可以互相残杀、互相吞噬、互相诬蔑又有什么不一样呢!唯一不同的地方就是,人类比老鼠更聪明!

《生命的重量》 
每个人都有自己存在的价值,
只是能否自我把握而已。

  当大家都在摇头感叹世界的混乱,不知所措之际,吴亚鸿却以老鼠与秤砣的关系,透过轻松趣味的小品画面来诉说他对世界的感想,对人性的探索。题材内容寓意深远、适当的留白和扎实的传统笔墨线条,是这些画的共同特色。阅读了这些内容,环顾周遭,让人感同身受、不禁莞尔。

  秤砣虽然个头小,分量轻,但是决定权重大,不管如何调度它,都是在找一个平衡点。交易要公平,评判要公正,一切的事端纷争都得择中才能解决,这就是中国传统的伦理核心价值――中庸之道。在日常生活中,口说“中庸”的人很多、知道“中庸”的人也不少,可是,真正理解“中庸”的又有几多人呢?

  鼠年即将结束,大家展望来年,希望从此远离鼠性,凡事能够择中思考,达到共识,发挥人类之所以被称为人的高度智慧,共同创造一个“和谐社会、和谐家园”;净化人性,达到“真、善、美”的理想。




《英雄无用武之地》  
当一切公理都不再时,公正该如何发挥其最大的功能?

《断绳的秤砣》
当秤砣都已经断了,还能够追求什么真理呢?


《鼠辈当道称有何用》 
在现实社会中,权和利就可以操纵一切,那里还有公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