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November 19, 2015

蚁艺随想 ——读吴亚鸿“蚁聚人生”组画

蚁之旅 2015

  文/禹化兴

  开吉隆坡发来的EMS邮件,吴亚鸿先生的“蚁聚人生”组画十幅在中原省城郑州当代艺术馆展开,引来一片惊异的目光。人们围上来,面对这异乎寻常的画面,屏住呼吸,用目光搜索着,用手抚摸着,用眼神相互交流……像是在思索……像是在点头称是……,又像是在不解地发问……

蚁聚人生 2014

  什么是美?以表现美的造型艺术,究竟应该是怎样的?赏心悦目、喜庆吉祥、明净亮丽、色彩、线条、笔墨、节奏都可以是美,又都不全是。

  美是一种感觉,是心灵的碰撞与共鸣。“共鸣”即是美。 以表现人的精神世界为主旨,创造能够引起共鸣的个性化语言,就是美术家孜孜以求的全部。古往今来,无数艺术大师,莫不如此。艺术发展到今天,已有的山水、花鸟、人物,凡此种种,并非至境。随着科学的进步,人们的视野进入宏观宇宙和微观世界,必然会有更加奇异的画面让人心动。然而,今天已经习惯的审美定式,似乎已经固化了一般人的思路,成千上万的画家都在以十年、数十年同题打擂式的渐进微调,为自己定位。只有那学养深厚,胆略过人,傲骨铮铮的艺术殉道者,敢于打破常规,穿越雷池,
以石破天惊之举,为人们的视觉引来
一线耀眼的光亮。亚鸿画蚁,就是一例。

宁静 2014

  这是一幅 78cm × 78cm 的画面,在一片斑驳的土色肌理中,竟然有一千六百多只墨点似的蚁群,形成纵横交织、乱而不乱、井然有序的流动。那不足一厘米长的细小生命群体,如同一个无声的社会在运转,一切都在进行中。难以想象画家是如何以巨大的耐力伏案完成的。当我走近些,再走近些,去审视那只有几毫米长的蚁体结构时,简直被画家那精细入微的笔法彻底征服了。那千军万马般的蚁群,每一根须,每一条腿,都中峰写出,提、捺、顿、挫一笔不苟,笔到力到,形神兼备。画家以意领笔,顺手写来。在那看似类同的蚁群中,却很难找到两只相同的。这哪里是在用笔画蚁,画家是以自己的生命体验对蚁群咏叹。以自己全身心的倾注,把这常常被踩在脚下的微小生命,表现得精神抖擞,铿锵有声。那蚁群的默默劳作,精诚合作,如移山倒海之势在我心中涌动。站在画前,我似乎又看到那义无反顾奔赴战场的蚁群列队行进。为集体而战,为正义而战,那横尸遍野的蚁战沙场,那惨烈、那豪迈、那大义凛然,动天地,泣鬼神!

画蝶 2014

  亚鸿画蚁,以小见大,所表达的是天地间为生存而奋斗的巨大力量。这力量是大自然亿万年进化的本源,是人类从猿到人,乃至创造数千年文明的根本。古文字的时隐时现与时断时续的蚁群相融合,形成了虚实、动静、刚柔、巧拙多种审美元素的相济互补,亚鸿成功了。又一件深刻而厚重的艺术品进入当今画坛,世界美术史上应该增添浓重的一笔:“亚鸿画蚁从吉隆坡开始。”

生活 · 艺术 2007

  世界上“人与人之间,大人物与小人物之间,最大的差异,就在于意志的力量如何,即有没有所向无敌的决心……”。亚鸿博学而贯通,多才且出类拔萃,而今偏取一条孤寂冷僻的险道,呕心沥血,醉心其中。不迎合、不媚俗、不谋财、不邀宠,眼睛向下,只为芸芸众生代言。心裁别出,独步天下,一往无前,怎不令人肃然起敬!


2014.10.28于中国郑州四方画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