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y 6, 2008

当蚂蚁遇见古老的文字——吴亚鸿的念旧情怀

  • 文/水真立早
《生生不息》


  蚂蚁,一种很古老的昆虫,在地球上匍匐而行已有万万年。蚂蚁,这一名词,是单数,也是复数。

  蚂蚁,可谓是一个大家族,林林总总,大大小小,或红或黑,子孙有如海边砂石。

  蚂蚁,却又是一个大皇朝,万蚁之上有个蚁后,蚁后之下分工清楚,工蚁兵蚁全然是一个规划完善的社会。


  一群群的蚂蚁每天营营役役,为吃的,为赶路,两对触须的接触,也算是一个招呼了。

  吴亚鸿画里的蚂蚁,是谈论蚂蚁自己,还是谈论我们呢?

  记得在很久很久以前,已经看过吴亚鸿的蚂蚁,在心目中,蚂蚁已成了他的标记,每逢看到水墨画里有蚂蚁踽踽独行,或是浩浩荡荡大游行,那非吴亚鸿的画莫属了。

  许多年以后,再看到那群蚂蚁,当然不是当年那一群,已经历几千几万代繁衍,至今已进入另一境界。近期蚂蚁所处之境,都在斑驳的墙上,石碑上或图腾里,这一次,蚂蚁和古老的中国文字相遇。

  甲骨文、篆书和龙凤图腾都是古老中国先民生活中的符号,从当初的实用功能蜕变到今天的观赏功能,其优美的造型,曾经是许多艺术家创作的素材。

  怎么吴亚鸿会怀旧思古起来呢?是心境转移吗?

  其实,有谁没有年轻过呢?当我们刚刚长大之时,总是认为传统会妨碍我们成长,都千方百计想办法要甩掉它,经过岁月的磨练,日子一天一天过去了,从青年至到中年,已成为社会的支柱,也是三代之间沟通的桥梁,这也就是令吴亚鸿怀旧起来的原因。心境转移,既是社会中坚分子,就有着教育和提携后辈的任务,同时,也需向前辈承接经验,而自己本身的艺术素养,也得从雄厚的文化遗产中去吸取养份,这才能承先启后。

  反映作画者心境
  一代来了,一代又去,这个以蚂蚁来创作的系列题为《生生不息》,一群群蚂蚁引导观众走过那古老斑驳的墙,吴亚鸿以拓碑的技巧,把石块水泥的肌理,用宣纸拓印了下来,岁月的痕迹,完完全全在纸上再现出来。

  看《生生不息》这个系列,从吴亚鸿水墨创作的历程来看,蚂蚁来到的地方,正是反映作画者来到的心境,清楚自己的定位,也容易找到去向,将来的日子里,蚂蚁会走到哪里,没人知晓,或许有一天,来到人生路的岔口,蚂蚁和吴亚鸿,不知是哪一方先提出分道扬镳的建议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