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anuary 3, 2008

马来西亚蚂蚁画家吴亚鸿

文/今秀






第3期《艺术秀》封面(台湾)


  中国艺评家邵大箴教授在《马来西亚当代水墨画家作品集》中这么说:“吴亚鸿的创作重视水墨画中表现精神内涵,强调现代艺术理念。他有广阔的视野,善于学习和吸收,又有勇敢的探新精神,画作透露不同凡响的新意。他追求题材新、构图新和意境新。他不愿重复别人,也不愿重复自己。在单纯中求丰富和在繁复中求整体,是他水墨创作的一大特色。”

《闲窗(二)》 1999

  邵大箴的评语道出吴亚鸿是一位精益求精、力求突破的现代水墨画家。的确,在细读他过去30 多年的创作,不难发现画家总爱以不同的绘画风格和大家见面,每次呈现在观众面前的都让人眼前一亮。他的创作系列包括《箴言》、《荷韵》、《框》、《窗的联想》、《红与黑》、《心血来潮》、《蚁之旅》、《怀古之旅》等。

  让我们来谈谈吴亚鸿几个令人刮目相看的系列。一般上,窗框给人的感觉是生硬的,它往往框住了我们的视野,甚至框住了人们对生活的看法。但画家在70年代中期的《窗的联想》作品,却成功地以无穷尽的想象力,画出一系列的窗雀作品,反映生活逸趣,富具诗意。





《闲窗》 1980





  画家认为:“框可以框住景物,但它并不能框住一个人的思想,那是上苍伟大的杰作。我总觉得,隔着窗看景色很美,因为一扇窗好像把景物框成一幅画。因此,我喜爱透过《窗》来抒发个人的情感。”这系列作品中的《窗外》曾获得马来西亚华人文化协会主办的《1980年全国水墨画大赛》优秀奖奖赏。

  另一个系列《心血来潮》,是吴亚鸿90年代的激情之作。画家应用中国传统的青、赤、黄、白、黑五色作为主要色彩,再以书写笔法营造气韵,并凝集甲骨文、象形文或图腾纹样,以金、银色描绘在画面上,予人一种神秘感。


《生生世世(二)》 1997

  享誉国际艺坛的马来西亚著名画家钟正山认为:“亚鸿的这个系列,已渡到另一个境界。他借用甲骨文、图腾及文字,营造了神秘性的结构。以丰富色彩和虚实相生来调和,画面新颖,极富创意。总而言之,他是以东方人特有的审美经验与趣味来观察和表现世界,体现其内心的激情。”

  于1995年,吴亚鸿在钟正山院长的赏识和大力推荐之下,加入由台湾名家黄朝湖领导的《国际彩墨画家联盟》,参加历年来多项的国际巡回展。

  在吴亚鸿的创作中,让人过目不忘的该是《蚂蚁》系列了。

  有人说,看到蚂蚁,第一个就会想到吴亚鸿。蚂蚁已经成为吴亚鸿的代名词。如果不是吴亚鸿,也许大家都没想到一只小小不起眼的蚂蚁也可以被带进艺术的殿堂,而吴亚鸿也因蚂蚁被国与国际艺术界认同。


《怀古》 1995


  在1979年,吴亚鸿笔下的第一只蚂蚁出现了。当时,他在《窗的联想》系列的一幅作品中,画了一只麻雀斜视窗外的一只蚂蚁。虽然只是一个小小的配角,却引起人们的注意。

  80 年代初期,在一个很偶然的机会,吴亚鸿无意间看到一群窜逃的蚂蚁。蚁群散开的视觉效果仿佛康丁斯基‘点线面’构成的再现,旧有的经验和新的发现带来了灵感,也激起画家以蚂蚁作为艺术符号的意念。

  吴亚鸿从此画了很多的蚂蚁,一开始是在框内踽踽而行,由于喜爱西方画家蒙德里安水平线和垂直线的《构成》系列,画家后来将这构成与窗框结合起来,让蚂蚁爬入其中。

  于1983年,蚂蚁作品让吴亚鸿夺得马来西亚当代青年画家优秀奖的荣誉 。这个奖项,马来西亚国家画廊每年只颁给5位画家,他是那一届的其中一位,也是唯一的一位华人画家。



《静听石语》 2005


  过后,不满于现状的画家,为了寻求突破,接下来不只让蚂蚁脱框而出,还在纸上揉皱、撕裂、重叠等等技巧,制造了画面纹理、层次质感和视觉效果,同时也丰富了作品的内涵与深度。

  画家突破性表现和新颖构成的水墨画,赢得了不少的掌声。1998受美国苏荷Agora画廊邀请,在其画廊与美国的Lynett Lombard和日本的Mieko Kamimura 举行三人联展。于2002年,他的《蚁图》入编《马来西亚国家画廊名家作品集》中。编入画集中的是马来西亚4代艺术家的80幅代表杰作。

《向仓颉致敬》 1995

  吴亚鸿的作品被公认是具有现代感的水墨画。然而,吴亚鸿却坚持不脱离传统。“传统是民族的自尊和根本,我们应以为荣。传统是是我们的尊严,也是最美丽的。”

  传统是画家最丰富的养分资源,近几年来,吴亚鸿让蚂蚁走入传统文字中,而且是采用拓印效果的篆体或甲骨文,以衬托出古朴的气息,并将这系列取名为《怀古之旅》。6千年前仓颉创造了象形文字,文字从古到今,从繁到简,一再蜕变,不变的是其传承精神。

  蚂蚁也是生命力特别顽强,从洪荒恐龙时代至今苟且求生,继续繁殖,也有其象征意义。让蚂蚁与文字结合,有画家所要表达的心语 --

  “文字与图腾象征文化发展的符号,它不受时间与空间的限制,记载着人类文明的演变和进展。画中蚂蚁的出现,隐喻着东方文化艺术也能像这个小生命一样顽强,穿越时空,源远流长,生生不息,世世相传。”






《力争上游》 1996


  一只毫不起眼的小蚂蚁,从点到线到面,让我们看到不容忽视的生命力。画家说:“人生如蚁聚。蚂蚁从远远看起来,不过是一个小点,这一个小小的点,却也是一个生命;有生命就有希望,而人在整个宇宙间,其实也不过是一个小点,和蚂蚁也没两样。” 
  
  有人说吴亚鸿为了一只小蚂蚁乐此不疲,画家自嘲令他沉迷许久的蚂蚁,依然会在他往后的创作中出现。不过,他会让蚂蚁爬在不同的时空里,叙述不一样的故事。正如邵大箴教授所言,不重复别人,不重复自己,就是吴亚鸿的创作精神。

  吴亚鸿的绘画语言,就是那简单一点的蚂蚁,但画家却凭这一点,名满艺坛。



  (2005年12月刊登于《艺术秀》封面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