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anuary 21, 2010

一切如花

 《观自在》  1997   吴亚鸿


笑靥如花,真情如花,希望如花,生命亦如花。

每个人都冀望自己的生命之花,在盛开的一刹那,灿烂夺目、吸引所有的视线。或许,也有人希望能在时光长河中留下恒久的芬芳。

花的生命力脆弱,不论再美再艳,依然经不起无情岁月。可是,花却又是美丽的战士,从来不曾在风雨中低头。

生命亦是如此,像是玻璃杯,常常经不起天灾人祸,粉碎一地,每一片都是伤透的心。生命又常常像昙花,需要多年的血泪与汗水的浇灌,才会有笑看天下的一刻。

如今的世界,爱花的人有多少?又有谁会倾听花的诉说?

然而,繁华的大都会啊,请不要忘记,这世界本是镜花水月。一切如花;花如一切。

所以,佛祖拈花;迦叶微笑,就是整个大千世界。

Monday, January 11, 2010

沙漠里的花




《过客》  1987年  吴亚鸿作品



“画家就像沙漠里的花,只有骆驼看得到。”这是拿督何文翰在我的画展开幕后,一边赏画,一边闲谈,所说的一句话。


这句话似乎道出许多画家的心声——知音难寻。能够体会沙漠花儿的处境的,是画家的知音。


大家知道,沙漠花卉有很多种,例如扁果菊,沙漠菊苣,绣球花,仙人球花、仙人掌花、马齿苋、沙漠之星等野花,它们点缀了一大片干沙,为枯燥的沙漠带来一些色彩和生命力。


尤其是来自大漠的昙花,更觉得它稀有和珍贵,原因是花开只有三到四小时,而且都在晚上八九点以后才开放。昙花为何只在夜间开花呢?那是因为它生长在热带沙漠中,那里气候又干又热,只有到了晚上才会寒冷。夜晚开花,可以避开强烈的阳光曝晒;缩短开花时间,又可以大大减少水分的流失,有利于生命的延续。于是久而久之,昙花在夜间短暂开花的特性 就这样形成了。


我认为,将画家比喻为花儿是很有意思的。


花,最懂得因缘与生命的价值。一朵花不论是在森林或花园里,不管有没有人欣赏,它都是静静地开,静静地谢。昙花不会因为生命只有三、四个小时而拒绝绽放,沙漠里的花,即使没有骆驼,它依然盛开。


画家要有花儿的气质,不论有没有人欣赏,他们都应该继续默默地创作,而且要乐在其中。


一位真正的艺术家,不为取悦他人,而是尽情发挥自己。不在乎生命的长短,或是知音的多寡,只求一生能像花儿那样,静静地开,静静地谢,永不言悔。


Monday, January 4, 2010

天与地

  《天人合一》  吴亚鸿




感谢自己所拥有的,

感谢自己所没有的。

一切顺其自然,与天地同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