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anuary 19, 2009

吴亚鸿“鼠言鼠语”话人生百态



  • 文/锺瑜博士(现任中国云南财经大学东南亚文化艺术研究所所长、教授


《不知斤两都想上称》  人类最大的缺点就是不了解自己
  
  

  亚鸿的蚂蚁系列作品是家喻户晓的,但是当他向我展示这一批鼠大哥的创作小品时,真是令人叫绝。老鼠、蚂蚁、蟑螂、壁虎、蜘蛛都是生活在肮脏阴暗的角落处,多数人见到这些小生物体的第一反映,不是喷饭惊叫,就是喊打喊杀、再不然就是逃之夭夭。可是,牠们在吴亚鸿的眼中却摇身一变,被拟人化之后,成为他故事剧中的主角。

  中国安徽省的考古发现,在人类还没出现以前,老鼠已经在地球上生活了4700多万年,被称为活化石。牠是一种啮齿动物,体形不大,种类多,繁殖快,生命力顽强,什么都能吃,那里都能住,对人类的危害很大。在人类的历史上,和老鼠有关的祸害、疾病的记载非常多。

  2008年是鼠年,整个世界都处于非常动荡不安,从政治、经济、科技、文化、宗教、教育、族群等各个领域,可谓无所不斗,归根究底,这一切几乎都是因为“人”的因素造成的。人类的贪婪、人类的好斗、人类的嚣张、人类的小心眼,使得世界变得不平静,社会极度失衡,人性出现病态。虽然,这所有的一切都不是因为老鼠造成的,但是人类的这许多丑陋行为却与活在阴沟暗巢里的老鼠,为了生存,可以互相残杀、互相吞噬、互相诬蔑又有什么不一样呢!唯一不同的地方就是,人类比老鼠更聪明!

《生命的重量》 
每个人都有自己存在的价值,
只是能否自我把握而已。

  当大家都在摇头感叹世界的混乱,不知所措之际,吴亚鸿却以老鼠与秤砣的关系,透过轻松趣味的小品画面来诉说他对世界的感想,对人性的探索。题材内容寓意深远、适当的留白和扎实的传统笔墨线条,是这些画的共同特色。阅读了这些内容,环顾周遭,让人感同身受、不禁莞尔。

  秤砣虽然个头小,分量轻,但是决定权重大,不管如何调度它,都是在找一个平衡点。交易要公平,评判要公正,一切的事端纷争都得择中才能解决,这就是中国传统的伦理核心价值――中庸之道。在日常生活中,口说“中庸”的人很多、知道“中庸”的人也不少,可是,真正理解“中庸”的又有几多人呢?

  鼠年即将结束,大家展望来年,希望从此远离鼠性,凡事能够择中思考,达到共识,发挥人类之所以被称为人的高度智慧,共同创造一个“和谐社会、和谐家园”;净化人性,达到“真、善、美”的理想。




《英雄无用武之地》  
当一切公理都不再时,公正该如何发挥其最大的功能?

《断绳的秤砣》
当秤砣都已经断了,还能够追求什么真理呢?


《鼠辈当道称有何用》 
在现实社会中,权和利就可以操纵一切,那里还有公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