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March 11, 2010

生生世世穿越古今——吴亚鸿的蚂蚁艺术

  • 作者:何瑾 (载自1999年10月21日南洋商报《艺术空间》)
《过客》 1994

  我在书桌上发现蚂蚁的踪迹。

  我不在书桌上吃东西,事实上这里也没有什么甜头,究竟是什么引来蚂蚁?

  将它轻轻一扫,继续写作。

  没多久发现它又来了,一只连接一只的沿着桌角慢慢爬,至于带头的是否之前被扫开的那只,就不得而知了。

  无法辨认蚂蚁,每一只都是那么的细微,又如此的相似,就算动用放大镜将它放大数十倍,恐怕也看不出一个所以然。

  我们会呵护一只猫,也会宠爱一只鸟,就不曾好好的对待过蚂蚁,一般人见到它就要急急捏死,恨不得它立刻从这个地球上消失。

  这么渺小的生命,我们总是视若无睹。

  我也没有好好看过蚂蚁,一直到吴亚鸿的画中出现了蚂蚁………。


《帘下》 1979


  20年前第一只蚂蚁

  20年前,吴亚鸿笔下的第一只蚂蚁出现了。

  当时他在窗与麻雀系列中,画了一只麻雀斜视窗外的蚂蚁。虽然只是一个小小的配角,却引起人们的注意,更激起画家将它进一步引伸的创作意念。

  吴亚鸿从此画了很多很多的蚂蚁。一开始是,在框内踽踽而行,画家特别喜爱蒙德里安的水平线与垂直线的“构成”系列,并将这构成与窗框结合起来,也让蚂蚁爬入其中。

  画家为了寻求突破,接下来不止让蚂蚁脱框而出,还在画纸上以撕裂、揉皱、重叠等等技巧,制造了画面纹理与层次质感,让爬在其中的蚂蚁,更有崎岖难行,步步艰难之感。

  有一天,我到吴亚鸿的画室参观,惊见一幅巨作——5尺x 5尺的画纸上,有数以千计、密密麻麻的蚂蚁,从四面八方,涌向画中央的一块留白,气魄之大,画功之细,叫人叹为观止。

  让我赞叹的是,虽然画了约5千只蚂蚁汹涌而至,整幅画给我的感觉不但没有“杀气腾腾”,反而有一种同心协力之美感。

  这是因为画家在虚实之间拿捏得准,并在蚂蚁走势带来流动韵律。

  说得更彻底的一点:在画家心中只有和谐,没有杀戮。


《大千世界》创作过程 1999


  一般人所忽略的题材

  吴亚鸿选择了蚂蚁,作为他的视觉语言。

  许多画家,选择大众普遍接受及讨好的题材入画,如画骏马奔腾、前程万里,八条锦鲤、如意吉祥,雄鹰高飞、大展宏图………只有不识好歹的吴亚鸿,竟然惹蚁上身。

  吴亚鸿偏偏选择了一般人所忽略、所不在意,甚至有点讨厌的蚂蚁为题材。

  他在画册序言里夫子自道:我用小小蚂蚁作为我的视觉语言,通过这小生命讲述自己对人生的体验和感触,尝试以东方美学结合西方现代绘画构成原理来作画,寻找一个属于自己的创作风格。

  蚂蚁虽小,画来不易。吴亚鸿是以工笔画蚁,除了注重形体,更要突出触须,像那一幅巨作,他每天仔细用心勾勒,一连画了整3个月,画得眼睛酸痛,只不知入梦时可有千千万万蚂蚁的触须闪动?

  由于长期住在黑暗世界,蚂蚁的视觉和听觉都很迟钝,只有依赖敏锐的嗅觉,而其头部那一对触须就好比是嗅觉的“天线”。

  蚂蚁不只以触须传递讯息,更要靠它来辨别敌友、寻找食物。每当蚂蚁在路上相碰时,就以触须互动来沟通,若有发现任何食物,就号召其他蚂蚁群来搬运。

  从蚂蚁身上,我们不只看到了团结的力量,也见证共享的美德,而这是自夸为万物之灵的人类,因贪婪及自私而越来越罕见的品行。

  很多时候,人不如蚁。因此,我们也有必要向蚁学习。

  吴亚鸿以蚁入画,岂不是很有慧眼?


《生生世世》(局部) 1997

  伯圆法师讲蚂蚁故事

  96年吴亚鸿的个展成功举行后,在友人的引荐下带了一本画册去拜会敬仰已久的伯圆法师。

  老法师欣赏了画册,讲了一则蚂蚁的故事。

  从前有位读书人上京应考,渡江时见一蚁窝在水上漂流,怜悯心起,就请船夫停下来救它,船夫原本不肯惹蚁上船,经过他的再三请求,勉强将船靠岸,藉他手上长竿,将蚂蚁窝捞到岸上。

   读书人在科举考试中名列前茅,他的诗赋文章受到赞赏,并被推荐为状元。问题就出在主考官读其诗文时,发现最重要的一个字竟然少写了一点,这时就有一只蚂 蚁爬到考卷那个字上,考官将它扫开了,每一会儿又爬回来,如此三番四次,忍无可忍,干脆将它一指捏死,没料到死在纸上成一点,弥补漏了一点的疏失。

  主考官大感诧异,便召读书人上来问话,因此揭开了他一念怜悯,救了江上蚁窝,而换来蚂蚁冥冥之中的感恩回报。蚂蚁有情,真是不可思议!

  之前吴亚鸿曾看过这段故事,可这回听了法师的讲述,他回去后念念不忘,反复思索蚂蚁爬到考卷上的故事,触发了他的新创意——让蚂蚁走入文字中,而且是采用拓印效果的篆体或甲骨文,以衬托出古朴的气息,并将这系列取名为生生世世。

  生生世世。听起来还有点轮回的味道。

  相传仓颉仰视天文、观察万类,从大地的山川草木,以及鱼虫鸟兽得到灵感,从而创造了象形文字,至今也有悠悠6千年。文字从古到今,从繁到简,一再捩变,不变的是其传承精神。

  蚂蚁也是生命力特别顽强,从洪荒恐龙时代至今苟且求存,继续繁殖,也有其象征意义。让蚂蚁与文字结合,有画家所要表达的心语——

《文化之旅》 1996


  “文字与图腾象征文化发展的符号,它不受时间与空间的局限,记载着人类文明的演变和进展。

  “蚂蚁的出现,隐喻着东方文化艺术也能像这个小生命一样顽强,穿越时空,源远流长,生生不息,世世相传。”吴亚鸿以此理念贯穿作品。

  一只毫不起眼的小蚂蚁,从点到线到面,让我们看到不容忽视的生命力。

  同时,我们也从一只只徐徐前进的蚂蚁,感受到画家坚持的能量,总有一天不只真的脱框而出,还会跨越国界穿越古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