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December 29, 2008

小小丹青有天地 不教蝼蚁枉此生

  
文/沈桂方(摘自《文道月刊》第40期 1984年)


《聚》 吴亚鸿 1982 

   
     
  偶然的发现,或灵感一时的触发,常会令一位画家的艺术创作产生震荡,从而把他的艺术成就推向另一个高峰,达到更高的境界;这个偶然,改变了吴亚鸿君的艺术方向,提高了他的创作水准,亦带给他无比的荣誉。

  亚鸿君年少时酷爱艺术,后得艺苑名宿庄金秀先生指点,画艺一日千里,屡有突破。

  近三、四年来,亚鸿君逐步摒弃传统的绘画创作,专心寻求自我艺术表现,经过不断的思考和蜕变,他终于找到了自己的艺术风格——水墨平面艺术。

  平面艺术,西洋绘画早已有之,惟在水墨画方面,却鲜有听闻,主要原因可能是,水墨画家有者不愿放弃传统的旧包袱,或是嗤之以鼻,甚至有些在作强烈的排斥。放眼我国水墨画家群,唯独亚鸿君一人,在这方面执著探寻,勇气可嘉。

  据画家本身透露,他早期的平面水墨画创作,尚保留平浅的透视原理,直至近期,才作完全平面的尝试;画中的小动物也由麻雀、蟑螂和蜘蛛而到现在的蚂蚁群。至于为什么会放弃麻雀、蟑螂和蜘蛛而改画蚂蚁群呢?亚鸿君认为,上述三种素材,体积过大,墨点太重,很难把点线要素,构成抽象的画面。

《对语》 1981


  谈起用蚂蚁群作为绘画素材时,亚鸿君这样说:“一日在厨房搬动厨具,无意中瞥见地上一群蚂蚁,有规律地向四方爬动,像是为本身生存而努力奋斗,正合乎我们竞争社会的形态,灵光一闪,得了启示,就这样,我把它们画入作品中。”单单数语,道破了画家改变绘画素材的秘密。

  亚鸿君的作品,构图相当谨慎,一笔在手,左横右直,笔笔分明,一幅画中蚂蚁几乎布满画面,为数不下三五千,却难得他画来一‘蚁’不苟,作品虽少了水墨的磅礴气势,可是富具图案的韵律美,很合乎时代的艺术潮流。

  在同一类创作中,这位画家已能把笔触用得越来越简练,绘画素材也有独沾一味的趋向。对于这些转变,好坏一时难于评估,然而却是艺术修养演进的过程。

  环顾我国周遭水墨画家,年方而立,且作品深受国家画廊有关当局的器重,和外国旅客抢购者为数不多,亚鸿君便是其中一位。
  

Friday, December 5, 2008

有生命就有希望

(译自Redza Piyadasa 艺术评论)
  

《有生命就有希望》 (局部)
  


  亚鸿早年学习传统水墨绘画,后来因为画了一系列描绘细腻的蚂蚁而闻名艺坛。

  他的《蚂蚁》水墨画系列,是采用弄皱的宣纸为底,并以毛笔一丝不苟地写出忙碌的蚁群。小小的蚂蚁在白白的纸上更凸显出画面的空灵之美。

  看吴亚鸿的画,他笔下的蚂蚁在纸上自由又有秩序地行走,让我们感觉到它们忙碌的动作与生活,和我们实际人生是息息相关的。
 
  传统水墨画着重笔墨灵活与虚实相生的美学。这种特质,更增添了吴亚鸿作品令人‘沉思’的空间。

  在欣赏吴亚鸿的作品时,观赏者总会细细品味一只一只用心画出的小蚂蚁,时间由此展开来,也让我们看到一位画家的心思和毅力。

  蚂蚁似乎是画家用来隐喻人生况味和生活奋斗的视觉符号。“有生命就有希望”这幅画,很明显地反映画家对人生的冀望。